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椴の香舍☆

↘我喜欢橄榄树,无聊之余总想起它。它是那样翠绿、清新,让我快乐,让我心静……↗

 
 
 

日志

 
 

【引用】【倪】我的这个梦  

2011-03-01 16:12:56|  分类: 巴山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 ●┊倪."【蓝樱吹雪】《【倪】我的这个梦》

【倪】我的这个梦 -   ●┊倪."【蓝樱吹雪】 -  dilapidate

  文by【倪】          

   

 

今年春节北上回了老家,南下在外漂泊了一个月,我的这段时光,就像是一个梦。就像是一个浮萍,我们四处漂泊,却没有根。从临汾回来的时候正值腊月末,就快过年,火车上的人显得大多很沉默,或许是因为我们回家的原因,凌晨北上的火车的人不是很多。大多数人们都是昏昏沉沉的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偶尔从过道里走过的脚步声,显得特别突兀。我放置好行李,透过玻璃上折射的光看着自己,深深地叹了口气。哈气模糊了窗子,我用手擦了擦被雾了的玻璃,很快被擦亮的玻璃因为雾气凝在一起,“流”下了泪花。

因为是这个月第二次回家,因为完全没有任何兴奋感了,加上夜晚的原因,总觉得回家的路好长好长。人推推搡搡的从出站口出来,太原的晚上很凉,吹着冷风,我不自觉的提了提毛巾的领子。

回了家就奔入了考试的气氛中,还未从火车的记忆的感觉中回味过来,在考完最后一门试,就提起了行李再进奔入了火车站。比起第一次的时候好久未到过火车站的自己,进火车站,再到候车厅,检票,上车一系列的过程已经是轻车熟路了。爸爸陪我放好行李,告诉我多会该下车,又嘱咐了一些零碎的东西。他又特别的请求我邻座的叔叔帮我下车的时候拿一下行李。随后爸爸逆着人群的流向下车了。他走的那样慢,慢的不禁让我又想到了第一次去临汾爸爸在下车后和同去考试的另一位同学的爸爸在站台上的给我们的送别,他们都只是目光注视着他们的亲人,然后彼此偶尔闲聊几句,末了到火车启动给我们摆摆手,风吹乱他们的头发。告诉我们“保重”。尽管我们听不到,可这就是男人们的告别,女人们在车里看着渐渐远去自己丈夫的身影。那时,我的泪不由自主的就要留下来。不为什么,只是为一种无言的爱感动,这种爱叫牵挂。

动车上的人都很有礼貌和素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去临汾时候火车上的喧闹。我呆呆着望着铁轨分分合合曲曲折折的线路。我知道,每一条铁轨都会有一个不同的终点,尽管他们的起点都相同。就像人生一样。

我默默在微博上更新道,这个月第五次(坐火车)。其实内心的无奈才不想写明这个第五次是干什么,可因为误解却被引来了无尽的调侃。

幸运的是遇到了一位很博识的邻座,给我讲了许多成熟男人的世界,我突然很有勇气面对现在的一切。但很快,我就该下车了,很多人瞩目着我大大的行李,可也遇到很多好人的哥哥帮我拿沉重的行李,我一一微笑致谢,我想,我有能力提自己的行李。

我也有个梦,尽管这个梦现在离我很远。但我必须面对自己独自前进的时候。

 

 

 
【倪】我的这个梦 -   ●┊倪."【蓝樱吹雪】 -  dilapidate
 
   

出了火车站,又是夜幕。似乎这个梦,都是从夜晚开始的。这是一个我陌生的家乡。叔叔迎上来帮我拿着行李,问我着行李为什么这么重,我说里面全都是书。突然很邪恶的觉得书果然是种力量。把行李放在车后面,行李发出“咚”的不满声音,压的我心里沉沉的。坐在车上,路灯打进车里,一晃一晃的,像是打着闪光灯,我的心随着汽车上下颠簸。我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恰好因为快过年的原因街上挂上了许多喜庆的花灯,街道装饰的很华彩。这样热闹的景象,让我忘记了我要说的话语,我忍不住微笑,又忍不住垂泪。

喜庆的气氛围着我团团转,似乎要将我侵染。我努力的微笑,因为没有什么可伤感的。我小时候到现在一直想有一个特别疼自己的哥哥,尽管自己的表哥堂哥很多,可平时他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这个愿望,终是夙愿。

第一天到叔叔的家的时候,哥哥并不在家。第二天大早上他才回来。然后主动送我去上课。对我来说,这个哥哥是及其陌生的,我小时候也没见过他几回,只有回老家看到叔叔领着他的时候才会蹩脚的叫一声“洋洋哥”。

这里的温度似乎更要偏低一些,我低着头,边走边踢着路边的石子。哥突然问我:“你能不能听懂我说话?”因为在家乡的原因,大多数人就用家乡话说话,可这次哥哥用的是普通话说的。我猛的抬起头,因为我从小都没学过地道的家乡话,所以每次回老家,听别人说话就很费力。我不好意思的绕绕头,“哈,没什么听不懂的啊。”

“真的嘛,我们说的你都听懂?”语速很慢。

“大多数吧,呵呵。”用笑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我以为他专门将话说的很慢是为了让我听清楚,可是,我错了。他说话真的很稳重,像一个绅士。

 

他把我送到地方,突然跟我说,晚上和我去吃饭吧。我心里是窃喜的,因为饮食的差异,我总是吃不惯叔叔家的饭。

心里的愉快带着一天的光阴飞速运转,然后我在上课的地方看到了和睦幸福的一家的晚饭生活,他们围在一张四方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蒙着每个人的脸,可就着也蒙不住他们的幸福。不知是饭香还是人香,尽管吃不惯这里的饭,但自己却吃了很多。

回到叔叔家,满足的坐在沙发上。刚刚坐定,就被哥叫走去吃饭。穿了哥哥的冬天的衣服,肥大和不合身的衣服,和肚子里面吃着饱饱的饭。我就像是一个歪歪扭扭的企鹅,摇摇晃晃的跟在哥哥后面。恍惚中突然发现,路和天之间,落定着我们的城市。

我迷迷糊糊地推开门,一阵风又扑面而来。我不耐烦的习惯性整理了一下被吹乱的头发。我真为我这和北方相亲相融而又不相知的情感所折煞。北方的夜,就像是奔放的女郎,灯影的指引下,她热情的轻抚你的脸庞,毫不扭捏。

哥和他的同学聊着各种不同的话题,我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那是一个我即好奇也陌生的世界。我突然觉得有多少人羡慕我自己目前的生活,这是一个纯粹的世界——是善是恶,泾渭分明。我突然为我这样私密的心情狡黠一笑。对面的哥哥突然对我说,瞧,我现在看见你笑都是这么纯粹,这么干净。

我又笑了,没有说话。

但愿我们的内心都是一个纯粹干净的孩子。

 

 【倪】我的这个梦 -   ●┊倪."【蓝樱吹雪】 -  dilapidate

   

我像一个窥探别人秘密的孩子,慢慢的了解哥的世界。而又一次次坚定了自己的努力不会是白费的。尽管一个月漂泊流浪,也没有阻止一个个为梦想奋斗的我们。我的这个梦,一直在酝酿。我们不知不觉的随着年末的尾巴走到现在,内心在腊月的凉风里逐渐厚重饱满,缓缓降落。沉淀在喜庆的年味里,留存在大片大片喜庆的灯火里。

 

哥哥因为上班的原因,几天会不见他的身影。他的话很少,只会在适当的时候,问我一些今天冷不冷,饭合不合胃口这些似乎很无聊的问题。因为太久的陌生,我都是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他我很好,很好。

随着天气的转暖,我终于御下了哥哥宽大的衣服。也见到了哥哥圈子里的朋友们,他们一个个对着他说,这是你的姊妹啊。一开始我还有点疑惑,但渐渐的明白了姊妹就是妹妹的意思。还知道了这个哥哥不喜欢说话,小时候的书本基本上都是崭新的,至今没有对象……

他们突然说到了一个话题,明年,大家是否还回来,是否还能一起出来玩出来一起吃个饭。热闹的大伙突然沉默了,话题突然被引到我身上,我在诧异我这个独自份子本身就不是这里的的时候,哥却很自然的替我答道,她可不确定。我的却一下很空,我想起来哥第一次带我进入他的圈子的时候,他的朋友问我的第一句话:你是这里的人吗。那时我先是摇了摇头,而后又点了点头。

……

这是我第一次在异地过年,尽管这样繁华热闹的场景不属于我。但我很庆幸,庆幸给了我几日有哥哥的时光,也算圆了自己这个很幼稚的梦。

 

小的时候,家人问我,你想有什么,我却说,我想让妈妈给我生个哥哥。家人们都笑了,说这是个很白痴的话。他们就当做笑话,肆意传播接着说我很幼稚。尽管我当时也知道,这绝对不可能。可为什么不用善良的心面对孩子天真的梦呢?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强求他们用我们的方式思维,直到变得像我们一样平庸呢?不敢面对自己的梦呢?

于是,我尽量变得懂事,变得有礼貌,小心翼翼回答大人们的问题。只是为了不想别人说这个孩子怎么这么笨啊,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

我的这个梦,一次次在被肯定中质疑,质疑中坚定,坚定中再次被怀疑……磕磕碰碰知道现在。

尽管我还没有抹去对有个哥哥的痴念,尽管我不缺各种各样的关爱。可是,我还是有这样一个梦,有一个疼自己的大哥哥。在自己被欺负的时候站出来维护自己;在自己难过的时候说笨丫头,要坚强;在自己开心的时候,第一个人想到的人会是他……

那几天我真为有一个哥哥疼而开心。

 

 【倪】我的这个梦 -   ●┊倪."【蓝樱吹雪】 -  dilapidate
   

 

光阴很快就过去了,等我再回首的时候,我又踏上了回家的路。那天,哥哥上班。叔叔和婶婶送我和妈妈到车站。我提着行李走在最前面,我不想回头,不想给自己留念的机会。叔叔突然说,我们就送你们到这里吧。然后我转过身,看着他们夫妻的身影。我放下行李,举起左手,用尽全力的挥手,可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句再见。

风又吹了起来,猖狂的肆虐着离开的人们。这个北方的姑娘,真的不舍离开她的人们。她用她的咆哮怒吼着她的不舍。这就是北方,一个敢爱敢恨的孩子。可我和她的不相知,终究让我没有学会她的洒脱。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位进城打工的家庭。四口人,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大一些,看着爸爸妈妈的辛苦,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尽量的照顾吵闹的妹妹。

妹妹却是一个劲的吵着要喝水,要吃东西……

他们的爸爸妈妈却是很疲惫的样子,努力的抱着吵闹的女儿不让她打扰到别人……

 

我突然觉得很好累,天真无邪的孩子想要的一杯水,然后他的爸爸拖着疲倦的身体,给她打回来水,再回来闭上眼睛休息。可女儿还是吵闹的叫这自己的父亲陪她玩,爸爸只是一次次费力的满足女儿的一切。

我想,我是不是也是变向的挖掘着自己的父母的生命。他们就像是一颗大树,我从他们身上获取了果实,又砍去了树枝,再削去了树干。然后为了自己的梦想一去不回。

终于等到自己累了,才回来对这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不给我多一些东西,这样我就可以少努力一些了。可对面的仅剩树墩的父母却对我说,你回来了。如果你累了,我们还可以让你靠一靠。

一个月,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父母,是不是因为在身在异地,却从没有睡过一个月的安稳觉?

只是为了让我过年不孤单,父母抛下了一切,陪我过来一起过年。可是不是在午夜梦回也还想着,在异地的我睡的是否踏实?

我的这个梦,到底是以什么为代价?

 

【倪】我的这个梦 -   ●┊倪."【蓝樱吹雪】 -  dilapidate

 

回到家,自己却意外的病了一天。好了一点的自己,又在怀疑,这一个月真的就这样过来了么?第二天,我又拖着行李,站在了火车站。那天下了雪,风没有那么烈了。身边的一直陪着我的妈妈,揪了揪我的衣服跟我说:路滑,小心。

我却只能尽量的挽着妈妈,自己再倍加小心的行走。

 

一对相谐远去的母女,像是一个远隔时光的回忆,深深的留在了我的心中。

时光远去,却禁锢了回忆。一个个动人的倾诉,像是一个肥皂泡般的泡泡,慢慢的升华在空气里,越飞越高知道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在空中消散了,只留下一团氤氲的水汽,潮潮的惹人流泪。

我的这个梦,到底是以什么为代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倪】画沙 - ●┊倪."【蓝樱吹雪】 - dilapidate o╱年︵.時光須臾 那樣純粹╱o__     by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