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椴の香舍☆

↘我喜欢橄榄树,无聊之余总想起它。它是那样翠绿、清新,让我快乐,让我心静……↗

 
 
 

日志

 
 

【原创小说】——————小莫(五)  

2008-10-27 17:32:3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乡相遇

 

原来,那位男生就是小莫在新加坡认识的李哲。在新加坡李哲帮助小莫很多,无论在哪些方面。

“世界好小哦!”李哲淡淡地微笑着,如小莫那般平静如水的表情,像小莫那样的清纯、透明如纱的微笑。

……  ……

 

两年前……

 

新加坡拥挤不堪的地铁里,每个人心中的烦躁与不安都写在脸上。空气中飘来音响中狂躁跳动的音符,给这个多事的地方增添了不少‘恶意’的吵闹。

终于到站了。

人们疯了似的去填塞那道门。有位打扮妖媚的女士一直在吵别人碰撞她了、踩着她了,弄得气氛更加紧张。临近下车了,她突然大叫一声。当人们看到她的时候,她那涂满粉脂的脸上出现了一道红色痕迹,接着便是红色血珠渗了出来。那张扭曲的脸对着‘肇事者’便唾沫星乱飞,骂完就去抓那‘肇事者’的衣领。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也许只有2秒钟,也许更长,抓衣领的那双手好像有点松弛了,妖媚女士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地甩了甩把整个车箱弄得满是香味的头发,夹着看起来很高档的皮包想离开了。

“放开她!”后面传来很高亢的声音。人们纷纷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看到的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帅小伙儿。

妖媚女士怏怏地夹着皮包跑了。这时候人们才发现——‘肇事者’竟然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孩,一个单纯的,安然寂静的女孩。自始至终那女孩都没有说一句话,她的头发上的发夹碰到了妖媚女士脸部,才出现这一幕。更人们没想到的是,女孩竟然只有一只胳膊。可能妖媚女士发现了这点才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了。人们纷纷投去怜悯的眼神,女孩面前也出现了一个通道——人们自动让出来的。

这时,帅小伙儿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

这女孩就是小莫。等她下车时候发现帅帅的男孩已经走了,小莫也就往自己住处走。

 

百货商场里。

小莫要买一些生活用品,就到处逛逛,随意地看着。小莫买东西很随意,也不挑剔,所以买起来总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和筱融在一起的时候,筱融总是会带她把整个商场逛个遍才算够。想起筱融,小莫有种淡淡的忧伤,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她联系了,也知道她现在在大连的一所学校。不知道为什么,小莫一直没有告诉筱融自己的现况。

或许是有点想筱融了,小莫去了中心花园,想去那里的石凳上歇息一会儿。在学校的时候,她们总是在假山堆那边的小山坡上吟诗,读席慕容和徐志摩的诗。现在却是小莫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地寂寞地单坐着。

小莫低着头拨弄着右手上的手链,这样的手链在筱融的左胳膊上也有一个。小莫无心为世间的其他烦恼,也不被其他所烦扰。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

“嗨!你好!”旁边轻声传来一个声音。

小莫转过头。原来是在车厢‘出手相救’的那个帅帅的男生。

“我叫李哲。”男孩自我介绍着,“能和你认识吗?”

小莫微微地笑了一下,像秋日里的一阵清风,然后示意男孩也坐下。“我叫小莫。‘莫失莫忘’的莫。”

“我们是同胞。”叫李哲的男孩说。弄的小莫一头雾水。“你我都是中国人,不是吗?一下就看得出来。我们把‘家’写在脸上,可这里的人没有。”

这样的男孩很少见,一般的男生都是大大咧咧,清早的一只雄鹰一样,总是个人主义在上,很少有顾家的。李哲则显的不同,他有和小莫一样的安静,和小莫一样的清澈眼神。

 

                         

 

                                                               爱被风吹过

 

李哲突然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肩膀。他吓了一跳,转身。 

拍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哲的女朋友——肖然。

其实,肖然并不是李哲的“名副其实”的女朋友,其实,李哲并没有真正喜欢过她。说起来也很令人伤悲。肖然是大家闺秀,也很漂亮,是那种大部分男生见了就会有种神魂颠倒的女生。可是,怎么说呢,李哲呢,不是很会追女生的那种男生,也就是别人看来他对感情有点愚钝。

肖然没有在意别人的舆论,而是总以李哲女朋友的身份出现。

所以,在肖然看来,今天这种场面就像家庭便饭一样,她把小莫依然当成了她平日讨论话题或偶尔在街上碰到的老同学了。

李哲把小莫介绍给肖然,说这是我的好朋友小莫。

好朋友?!只是意外中见了一次而已。然后小莫就自动‘告退’,先回去了。

 

晚上,小莫接到李哲的电话。是下午在花园里给的联系方式。

李哲很直白地告诉小莫,你需要照顾,我不是在怜悯你,只是……想……疼爱你。小莫,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喜欢你。

小莫没有多说,只是说,我现在很好啊,并不需要别人的照顾就可以的,而且,我也能照顾自己。谢谢你。然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然后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小莫第一次对自己未来的人生遐想。

为什么要可怜我,世界上残疾人多的是,而且很快乐,我也一样。这样想着,就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小莫和李哲没有见面,李哲依然和肖然出双入对,小莫依然很恬静。

其实,没有谁,一样都很充实地过着每一天。

后来,小莫回国了,离开新加坡机场那一刻,她给李哲发了个信息说她要回国了,马上就坐上飞机了。然后关机,登机。

 

李哲在知道了小莫回国的那一刻,依然决定回来。小莫登上飞机的第二个星期,在告别了亲人之后,李哲也回来了,只是不知道小莫在哪里,就先回到北京故居,他爸爸一直把北京那座老房子留着,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现在在大连谈生意,李哲在北京也没有多少朋友,就跑往大连,幸好高中好友也在大连一所学校读书,当时还想,原来在四川读,现在怎么就啦大连了呢。

去大连的第二天,李哲就去、去找好友去了,爸爸很少有时间单独陪他。

去接李哲的时候,好友带上了他的女朋友,好友便是何若瑜,她女朋友——筱融。

 

                            

                                                 

                                                                   梦里花落知多少

 

接着便是何若瑜无意间地让李哲和小莫再次碰面。

没想到在大连会再次见到小莫,这时李哲计划之外的。他只是想来到大连找个学校安顿下来之后就好好学习。见到小莫真是上天的恩赐。

小莫则没有什么,也许世界太小了,她只是这样想。

 

筱融找回了小莫,李哲和何若瑜好友相聚,真是一个好天气,真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晚上,四个年轻的心无束地在自由的空间里徜徉。

何若瑜的叔叔是这家酒吧的开创者,所以,何若瑜的朋友们来总是得到‘贵宾’一样的款待。

四个人几乎成了这里的主宰。

 

累了。筱融靠在何若瑜的肩膀上睡着了。

小莫和李哲也在沙发上歇息。霓虹灯的光照下,人好像都会显得灵魂脱壳般玄虚。

李哲明显有点话语不清,他醉了。往小莫身旁紧靠,小莫挪让了。他把手放在小莫的肩头,脸凑了过去。小莫猛地播过他的脸,走开了。

 

夜路上,显得很静寂。小莫无意地看着街两旁的灯红酒绿。

她突然站住了。在她面前的一个酒吧里,她看到了杨心。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校花的容貌,没有人能够想象的出她曾经是一朵开在夏天的多么美丽的花儿。平素的衣服,头发好像有一段没有修正过了,比起以前的她,顺长丝滑的头发,漂亮却不妖娆的衣服,干净的人儿,如今好像一朵残落在崖边的败莲。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在上海的她怎么会来这里,又怎样落得如此境地?

小莫想进去看一下,又想到会不会伤害她的自尊心,就没进去。接下来的另一幕却令小莫感到心惊。

几个高大的男人来到杨心身边,对她动手动脚。看得出来,她眼里有些闪亮的晶点儿。但是她只是一直低着头做她的工作,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莫看不下去了,远远地躲开了,远远地躲到城市人看不到的角落……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