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椴の香舍☆

↘我喜欢橄榄树,无聊之余总想起它。它是那样翠绿、清新,让我快乐,让我心静……↗

 
 
 

日志

 
 

【原创小说】——————小莫(六)  

2008-12-13 17:37:3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小莫(六) - 咖啡小豆 - ★紫椴の香舍★  

 

                                                                     凋零的玫瑰

 

 杨心怎么会在这里呢? 不是在上海吗? 又怎么在做这种工作啊?昨日的校花怎么也不能会落得这样啊?而且应该和融儿他们一样,在学校读书啊。难道只是在打零工,不应该的,不应该的啊……

 小莫眉宇间透露着疑问,更多的,是担忧,是烦虑。

 两年前的校花容颜笑貌仍然依稀可见,文学院的精品,学校的骄傲,同学眼中的冰洁玉儿,老师心中的得意门生。辩论会上,她的伶牙俐齿无人能敌;校园晚会上,她甜美的声音令无数人折服;社团活动中,少了她就好像缺失了筋骨,瘫软了许多;优秀学员评选中,她是佼佼者……

 这些都去了哪里?!

 即使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的话也不会是这样的开始啊?

 去年在上海见她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呢?她怎么会在大连?

 这一年多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她这样拼命是为了什么,况且她和我的——左臂一样,现在做事不方便。

 一连串的问题,一系列的疑问,一万个忧虑!

 到底是什么,没人能清楚,除了杨心本人。可是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去问她呢,怎么可以……

 

 由于还没有在学校注册,小莫仍然在郊区那边住着。回到公寓,小莫想丢了魂似的,进屋便瘫软在沙发里。

 两年内发生了什么,我在异国根本就不知道,也无从得知,怎么会这样呢?我已经离开他们了,难道我注定还要伤害一切人吗?

 

 六岁那年,她随妈妈去登山,路上很多景致,小莫高兴的乱蹦乱跳。但是她和别的小孩子不一样,是她从不问妈妈要东西买。半山腰上,有许多能掐会算的“半仙”,他们借着那点半脚毛功夫来糊口。小莫依然跳着跑着,却被一个“半仙”拦住了去路。妈妈赶快过来抱起小莫,要早点摆脱“半仙”的“纠缠”。“半仙”却没多说,只是摇摇头,便走开了。

 下山时候都黄昏,小莫也跑累了,倚在妈妈肩头,可依然忽闪着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妈妈走累了,也或许是小莫太重了,她坐下来歇息起来了。小莫懂事地说,要自己下山,不要妈妈抱了。妈妈会心地笑了。

  这时,那个在上山时候碰见的“半仙”幽灵一样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飘过来了。他坐下来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远处的模糊的风景。后来,他扭过头来要说话,妈妈说话了,我从来不相信你们算命的,都是被生计所迫,我理解,但是我不相信,您也不用告诉我什么,谢谢您了。小莫妈妈好像不给那人什么机会一样。那人便不再说什么。

 歇了一会,妈妈要抱小莫走了,小莫一直要求自己走。两人便要下山去。临走时候,听到那人说,你的孩子不能再留在身边。小莫妈妈生气了,你凭什么这样说啊,就因为我没让你算,你就乱咒人吗?你安的什么心啊!那人面露难色,说只要不让她在您身边就好了,她会“伤害”她身边的人,说罢,便扬长而去……

 回家之后,小莫妈妈很生气,就跟丈夫说起,丈夫安慰她不要跟这些随便忽悠人的骗子们计较,跟不要当真。她这才气劲渐消。

 小莫七岁时候,妈妈因为加班晚,回来路上差点与一辆被酒后驾驶人员开的吉普车相撞,回来便卧床,一个星期之后才渐渐恢复。小莫九岁失去了爸爸。到小莫上大学为止,小莫的身边只有妈妈一个亲人。

 所以,那次天灾之后,妈妈有点惧怕,妈妈把小莫送到了新加坡,希望能在异国有个好的开始。她知道,要是丈夫在世的话,是绝对不允许她这样‘胡闹’。

 

 小莫歪在沙发上,记忆里模糊地惦起这些,眼角淌出一道闪亮的痕迹,竟这样睡着了。

 

                          【原创小说】——————小莫(六) - 咖啡小豆 - ★紫椴の香舍★

 

                                                                          安抚

 

  “莫儿——,莫儿你醒醒啊——莫儿——”

   小莫模糊地听到筱融在呼喊她,好像还有小声的抽咽。

  小莫费力地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好像浑身有很冷,全身想泡在冰里,头也昏昏的。好像费力好大的力气,小莫的手终于在筱融手里动了一下,小莫也终于说出了一个‘冷’字。

 “医生,医生,她醒了,她醒了——”还是筱融的声音。

 “融儿——”小莫叫的几乎没有声音。

   医生过来测测血压,又拨开小莫的眼皮看了看,说,没什么大碍了,便走出去了。

  

   小莫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筱融红着眼睛,可见一个晚上没睡,哈喇子也不知几尺长了,手里还暖着小莫的冰冷小手。小莫一看到筱融,眼睛便有湿润了,没等筱融开口,又一道闪亮的泪痕。

   这时小莫才发现,还有何若瑜,李哲。

   筱融有点着急,没有怎么见过小莫生病,除了那次筱融无故“消失”,小莫陪她而感冒两天外,小莫还没病过。而且,这次这么严重,而且,小莫睁开眼便流泪了。筱融有种从未有过的恐惧。

   李哲开口了,说:“都一夜没合眼了,若瑜,你去带筱融吃点早点吧。我刚——吃过一点了”

   谁都知道,小莫没醒,谁都不曾离开过。可能是想给李哲和小莫一个单独的机会,何若瑜带着筱融出去了,筱融极不情愿的嘟着嘴出去了。刚走出病房,何若瑜就说筱融,你傻啊,李哲在那里呢。筱融一头雾水。走过一条街,何若瑜和筱融随便买了写早点,哦,不对,都快中午了,呵呵。并让筱融去买点红枣和银耳之类的。筱融很吃惊,要这些是干嘛呢你。何若瑜坏笑着说,不懂了吧,大病初愈,要吃写补身体的,还要吃清淡的,你回去让李哲住处的黄阿姨做,我去看看给买些吃的,顺便给你的小莫也买点吧。筱融狠狠地戳了一下何若瑜的额头,说,看不出来,你还听会关心人的嘛。然后笑嘻嘻地跑去了……

  何若瑜一个人静静地走着,怅然若失。因为他和筱融昨晚都听到小莫在神志不清地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他一直低着头,走的很慢,很慢,好像在思考,又好像……

   ……  ……

   病房里只有小莫和李哲。

   李哲也明显一夜没合眼,眼睛红红的,似乎快睁不开了,但却努力地勉强着。小莫醒来后,他好像更精神了。

   “小莫,你怎么了?昨晚酒吧里,我……我……对不起啊,我那时候不是很清醒,你别怪我好吗?昨晚你姑姑打电话说你在沙发上,额头很烧,结果现在才醒过来,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我姑姑怎么能找到你们?”小莫无力地问。

 “ 她看你手机上除了亲人,就只有我们几个的号码。哦,对了,你怎么了,怎么在沙发上躺着呢,而且——”李哲好像欲言又止,但还是说出来了,“你昨晚一直喊着妈妈,还迷迷糊糊地说‘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还喊着一个叫杨心的名字——”

  “你相信命运吗?你相信‘命里注定的是逃不掉的’这句话吗?”小莫慢慢地说着。李哲好像不太明白她要说什么。

 “杨心是原来我们学校的校花,成绩优秀,各方面都是优秀的一个女孩,她——还——还是何若瑜原来的女朋友——,我跟筱融提过的,一年前,我在上海见过她,她和我一样,缺失了右臂,但是那时一切看起来很好。昨晚回来时候,就在何若瑜叔叔的酒吧的前面一条街,我看到了她,她穿的很破旧,而且头发凌乱,面无血色,在那里打工,还受——几个男人的挑弄——”

 门开了,门口站着何若瑜,他表情很无助,也很恍惚。

“小莫,你说什么?杨心怎么了?你再说一遍。”他像是在哀怨,也好像是丢失了什么,在向小莫索要。

“我去找她,我去——我去找,我现在就去找她——”何若瑜突然疯狂了,他扭身便跑。

“啊——”

  何若瑜撞倒了筱融。可他没顾上筱融,自顾跑开了,好像撞倒的只是一张白纸。

 “你——,何若瑜——你——太过分了!”筱融嘤嘤地在地上哭了起来,不愿起来。

  原来,黄阿姨不在李哲的住处,应该是出去买什么了。筱融径直回来了,没想到一回来便被何若瑜撞倒在地,何若瑜竟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自己跑了。

  而此刻的何若瑜疯了一般,终于忍不住流下泪。一别两年,从未过问她的状况,当时一下子就把她‘丢弃不管’,一直觉得有愧与她,为什么她会落得这样?为什么?

  失去理智的人最容易让人担心。等小莫和李哲将事情原委给筱融说过之后,筱融才发现,何若瑜一直觉得很内疚,而自己从来没有给他一个可以倾诉的空间。筱融追了出去,她不能让他一个人承受这些,她要和他一起面对,并承担!

   转过两道街,筱融才看到何若瑜的远影,就加快速度,并想喊他。可是——

 “嘎——”“来人啊——”“出事了——”

  远远地,筱融呆呆地竖立在那里,眼睛瞪得很大,好像一桩雕塑。

  远处,一辆轿车撞上他,并从他身上压过去……

  司机在拼命喊人,街道迅速堵塞,有打120的,有帮忙救人的,有看热闹的……

“何若瑜……”筱融无力地说了一声,便昏死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