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椴の香舍☆

↘我喜欢橄榄树,无聊之余总想起它。它是那样翠绿、清新,让我快乐,让我心静……↗

 
 
 

日志

 
 

撒谎的父亲<亲情>

2006-10-31 14:3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撒谎的父亲

父亲是温和的人,是一位慈父,对我们说话是也是轻声轻语的,连要我们做什么事,也是商量的语气。在外的时候,最怕正值思念的日子,听到电话那端父亲轻呼我的名字,似乎所有的疼爱都能传递,我总是在那一刻忍不住流泪,哽咽说不出话来。记得父亲只有一次生气,并打了我们。小时候我和哥哥调皮,在放学的路上,点燃了田埂上的枯草,然后若无其事地回家。父亲在楼顶上收谷子,看到燃烧的田埂,问是不是我们干的,我们自知闯祸了,还狡辩说,没有。父亲用手上的绳子抽了我们屁股,然后冲向外面。自从那之后,我们再也不敢撒谎,父亲也从来没有打过我们,甚至吼我们的时候。然而那一年,父亲一直在撒谎。
  98年,我上高三,哥哥也因高考失利,复读高三。子女都面临高考,父亲的压力并不比我们小。在农村考上大学也是是唯一的出路,同时我们寄托了父亲儿时的希望,从小父亲就对我们说,他那时想念书却不能念,所以一定要供我们念书。令父亲欣慰的是,我和哥哥成绩都不错。高三上学期,母亲生病住进了医院,我和哥哥住校,每月才回家一次,回去没见到母亲,父亲告诉我们,母亲去了亲戚家,而每次这时候,母亲肯定会在家里等着我们回来。我们从父亲的笑脸里相信了父亲。再回家,母亲已经动完手术在家休养了,我们哭着问父亲,父亲又笑着告诉我们,没事,会好的。父亲的话在我们心中是毋庸置疑的,因为相信父亲有股神奇的力量庇护着这个家。后来,母亲很快痊愈了。而直到大学,我才知道,那天父亲站在手术室外,无助的像个孩子,腿一直在发抖,而我们都不在身边,亲戚曾想告诉我们,父亲却说,不要影响孩子情绪。
  99年的五月,我和哥哥都到了高考冲刺阶段,我却从一个亲戚那得知奶奶生病的消息,奶奶一向身体健壮,还下地干活,突然生病,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请了半天假回家,姑妈他们都过来了,家里有些热闹,父亲告诉我,奶奶没什么事,得的是膀胱炎,吃点消炎药就好了。而我看到奶奶精神差了很多,眼睛也不如以前有神,走路也有些困难,我半信半疑地向所有的亲戚打听,听到的是一致的答案,这才有些放心。
  接下来是昏天暗地的复习,一直没有回家,父亲来学校看过我们几次,问及奶奶,父亲还是笑着说出那句话。高考的那三天,父亲每天早上乘1个多小时的中巴,从家里赶过来,晚上再回去,奔忙于我和哥哥的考场,把笑容和鼓励带给我们,我们哥哥顺利参加完高考。回到家中,却看到奶奶已经病倒在床上,只能喝一点稀饭,我震惊地质问父亲,奶奶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没事吗?父亲不敢看我,闪烁其词,还是说,奶奶没事,会好的。我只有跑去问母亲,母亲不说话,只是掉眼泪。我经常看到父亲笑着陪奶奶说活,在床边侍候奶奶。过了一个星期,药物对奶奶也失去了作用,只能喝一点米汤。
  有天半夜醒来,听见奶奶的房间传过来撕心裂肺的哭声,我赶快起来,冲到奶奶房间,母亲也在,父亲跪在奶奶床边,边哭边叫“妈妈”,用手抚摸着奶奶的脸,我一下子吓呆了,看看奶奶闭着眼睛,我以为奶奶要走了,也拼命地哭着叫“奶奶”。奶奶好像听见我们的哭声,睁开了眼睛,示意我们回房睡觉。父亲这才停下来,让我和母亲先回房。母亲告诉我,父亲和奶奶说话,说着说着奶奶突然闭上眼睛,说不话来。我哭着追问母亲,奶奶是不是要离开我们了。母亲这才告诉我,奶奶得的是膀胱癌,晚期,就在高考的前两天,突然恶化,躺在了床上。我知道,奶奶和父亲都是苦命的人,奶奶34岁才生下父亲这个独子,父亲6岁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两个姑妈出嫁后,父亲一直与奶奶相依为命。我不知道,父亲有怎样一股力量让他笑着面对儿女,面对奶奶,鼓励我们,陪我们走过高考的日子。
  第二天,父亲把我和哥哥叫到一边,叮嘱我们不要告诉奶奶实情,我们明白父亲的心意,然而我们的隐瞒并没有挡住病魔。奶奶慢慢连水也很少喝了,瘦得只剩一副骨架,似乎只靠意志维持着生命。父亲每次抱奶奶,替她擦拭身体,奶奶就会痛苦地呻吟,而那时奶奶已经不能说话了。奶奶在她清醒的时候,总是看着我们哥哥,眼里含着泪。奶奶在60岁的时候,曾算过一卦,算命先生说,奶奶活不过65岁,而奶奶告诉算命先生,不行,我一定要活到孙子和孙女考上大学的那天才能入土。也许老天冲着奶奶的这句话,奶奶生病的时候已经75岁了,奶奶一直念叨着这个愿望。
  可是离分数下来的日子还有一个星期,奶奶已经气若游丝,可能是实在太累了,奶奶好像要放弃了,闭上了眼睛,偶尔才睁开看看我们,父亲日夜守在奶奶身边,实在不忍心看到奶奶那么辛苦的时候,父亲会劝奶奶,让她放心地上路,说我和哥哥肯定可以考上大学的,而奶奶就是不肯离去,看着奶奶的生命被病痛折磨的一点点消逝,父亲那时的心一定在滴血。
  过了两日,奶奶只有微弱的气息,眼睛也一直闭着,喊奶奶,也没有一点反应。父亲第二天,清早提了个包就出去了,直到天黑才回来。父亲把我们叫到房间,从提包里拿出两张纸给我们,我们一看竟然是“录取通知书”,怎么会有“录取通知书”,我们不解地看着父亲,父亲狠狠地抽了几口烟,说,奶奶就想等到你们考上大学的那天,可是奶奶可能等不到了,所以我今天到市里去让人帮忙印了两张假的,明天我们就告诉奶奶,你们考上大学了……”父亲说完,我们抱着那两张纸哭开了。
  我们不是天生的演员,第二天,我们全家却带着笑容为奶奶演出了一场可以以假论真的戏,奶奶睁大了眼睛,眼睛也很明亮,看着我们手中的“录取通知书”,还有我们全家激动的笑脸,奶奶似乎还想和我们说话。
  过了两日,奶奶安详地走了,出殡的那天,分数下来了,我和哥哥都考出了好成绩。后来,我们如愿上了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