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椴の香舍☆

↘我喜欢橄榄树,无聊之余总想起它。它是那样翠绿、清新,让我快乐,让我心静……↗

 
 
 

日志

 
 

永远的风景<摘>

2006-10-20 21:36:50|  分类: 巴山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风景

文/熊知深


     一位搞摄影的朋友曾告诉我:“如果找不到好的拍摄角度,不妨把太阳拍进去,效果一定不错。太阳是永远的风景。”

     前不久,我去看望同学欧阳。他是我们班的才子,琴棋书画样样俱佳,由于种种原因,毕业后被分到一个山区小镇教书。这种地方在作家的笔下通常是洋溢着纯朴美的,可我看到的则不然。破烂的石板街道上到处是牛粪狗屎和垃圾,还和干裂了的泥浆。房屋经烟薰火燎外加尘灰堆积,一副两百年没有粉刷过的脏兮兮的样子,不少还东倾西倒摇摇欲坠。街上满是贫穷而懒散的人们,才下午四点不到就全关了店铺,把桌子摆到街心打起牌来。走到欧阳任教的学校,更叫人心里发紧。木头旗杆被人偷偷锯掉,还剩个桩子。校舍是一半单砖一半土墙,裂着一雨来宽的缝。桌椅不知是哪个年代留下的,只是黑板上红漆的“毛主席万岁”还隐约可辨。

     欧阳正忙着上课,见了我只来得及端了条板凳倒了杯茶便把我晾在办公室。直到放学送走了那群学生,他才带我去他的宿舍。路上他高兴万分,问个不停笑个不停。我的到来让他饱餐了一顿山外的消息。

    
宿舍在镇后的小山坡上,孤零零的两间土墙茅顶小屋。一间一位女教师住,另一间由他和另一位男教师住。那天那位男教师到县城相亲去了,晚上我正好睡他的床。“他这是第七次相亲了。”欧阳告诉我,一边大笑,仿佛与他不相关。可我知道他所有的爱情故事,结局全是悲剧。

    当他忙里忙外地准备招待我一顿时,我才认真打量他。他还穿着学生时代我们班统一做的运动衣,早已破旧了。脚下一双在城市里早已难得一见的解放鞋。如果不是墙上那一管洞箫一只吉他,还有他那一脸灿然的笑,很难叫人回想起他学生时代的风采。

    晚饭做好了,一碟香肠和一盘煎蛋,蛋是从女教师那儿借来的。端起碗,我同情地说:“这儿真苦。”他大笑:
“怎么会苦?这儿有最美的风景!”风景?看我疑惑的样子,他得意地推开一扇窗。

    窗外地确是好风景。落日如金轮静静悬于群山之上。苍苍暮霭从山野间缓缓升起。晴朗的天空反射着金色的光辉。三两飞鸟悠悠地于金光中回翔,不时发出尖细的鸣叫。雄浑,壮观。连那破烂的街道和房屋笼着一炊烟,在夕阳下也显出一种古朴的美。“每当晴天,我就爱站在这儿看太阳,多美!”他说。

    这时,我猛然想起那句话:“太阳是永远的风景。”是啊,太阳的美是无法抹杀的,无论是黄沙大漠金戈铁马,还是江南春早鸟语花香,不同的环境只会赋予它不同的内涵。太阳永远美丽。
 我们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中吃着晚饭,一边谈笑。我看着时时大笑的欧阳,不禁想:他不也是一幅永远的风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